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
i-PK 電影情報局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查看: 75|回復: 1

[專題] 蔡瀾詳述成龍在龍兄虎弟受重傷以及治療過程

[複製鏈接]

該用戶從未簽到

76

主題

94

帖子

2824

PK幣

4K-3D 版主

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

積分
12362
發表於 2021-9-12 00:10:28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



我們在南斯拉夫拍《龍兄虎弟》的外景,已經拍了三個星期的戲,中間,成龍必須去東京宣傳要上映的《龍的心》,他一去五天,我們只好拍沒有他的戲,一回來即刻要上陣,五天裡,坐飛機來回已花去四十八個小時,這趟在日本時晝夜有記者招待會,夠他辛苦。

精力過剩的他,不要求休息,當天拍了一些特寫之後,接著便是難度很高的鏡頭。

外景地離開市中心四十分鐘,是座廢墟。兩棟牆中隔著一株樹,戲裡要成龍由這邊的牆跳出去,抓到樹枝,一個翻身,飛躍到對面的牆上。

由樹枝到地面,有十五米那麼高,地上佈滿大石頭。為了要拍出高度,不能鋪紙皮盒或榻榻米。

“行不行?”工作人員問。
“行。”成龍回答得堅決。

更高的都跳過,《A計劃》和其他戲裡的壓軸場面比這更危險,成龍自己認為有把握做得出。

攝影機開動,成龍沖前,抓到樹枝,翻到對面,一切按照預料的拍完。南斯拉夫工作人員拍掌贊好,但是成龍不滿意,用他們的術語是動作“流”了,一舉一動沒有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再來一個。”
第二次拍攝過程是一樣,動作進步了,已經很清楚,而且姿勢優美,大家認為能夠收貨。

成龍的意見是,看准了目標跳過去,像是為做戲而做戲,劇情為被土人追殺,走投無路,慌忙中見那棵樹而下此策,所以最好是接他回頭看土人已追到,再跳上樹才更有真實感。

照他的意思拍第三次,一跳出去,刹那間,大家看到他抓不到樹枝,往深處直落地掉了下去。
大概是成龍的本能吧。明明是頭部沖插直下的,後來我們一格格地看毛片,成龍掉下去的時候還在翻身,結果變成背著地。
傳來很重的哢嚓一聲,心中大喊不好。

成龍的老父也在現場,他心急沖前想看兒子的狀況,要不是給南斯拉夫工作人員拉住,差點也跟著摔下去。
爬下圍牆的時候,只求成龍沒事,他已經摔過那麼多次都安然無恙。沖前看到成龍時,才知道事情的嚴重。

成龍的身體並沒有皮外傷,但是血,像水喉一樣地由耳朵流出來。他的頭下麵是塊大石。
大家七手八腳地用最順手的布塊為他止血。現場有個醫生跟場,他跑過來遞上一片大棉花掩住成龍的耳朵。

“怎麼樣了?”成龍並沒有暈迷,冷靜地問道。
“沒事沒事,擦傷了耳朵。”化裝師阿碧哄著。
“痛嗎?痛嗎?”成龍爸爸急得不知說什麼才好。
成龍搖搖頭,血流得更多。

擔架抬了過來,武師們把成龍搬上去:“千萬要清醒,不能睡覺。”
十幾個人抬他到車上,這條山路很狹窄,吉普車才能爬上來,經十分鐘才行大路。

崎嶇顛震下,血又流了,棉花一塊浸濕了又換一塊,成龍爸爸擔心地直向他另一邊的頰親吻。

上另一輛快車,直奔醫院,但是最近的也要半小時才能抵達,成龍一直保持清醒,事後他告訴我們頭很暈、很痛、很想嘔吐,還是強忍下來。
終於到醫院,這程路好像走了半生。一看這醫院,怎麼這樣地簡陋和破舊。

沖進急救室,醫生一連打了四針預防破傷風的藥,再為成龍止血,可是血是由腦部溢出,怎麼止得了。
“不行,一定要換腦科醫院。”醫生下了決定。

又經過一場奔波,到達時發覺這家腦科醫院比上一家更殘舊。心中馬上起了疙瘩。
過了一陣子,醫生趕到,是一個外形猥瑣的老者,滿頭零亂的白髮,那件白色的醫袍看得出不是天天換的。
他推成龍進掃描X光室,拍了數十張照片。

經理人陳自強乘這個時候與香港聯絡,鄒文懷和何冠昌兩位得到報告,馬上打電話找歐洲最好的腦科醫生。
醫院的設備和它的外表不同,許多機器都是先進的。X光片出來後,醫生們已組成一個團體,共同研究。

“病人的腦部有個四英寸長的裂痕。”醫生以標準的英語告訴我們。
“流了那麼多血有沒有危險?”陳自強問。
“好在是由耳朵流出來。”醫生回答,“要不然積在腦部,病人一定昏迷。”
“現在應該怎麼辦?”
“馬上開刀。”老醫生說,“病人的頭顱骨有一片已經插上腦部。”
一聽到要在這山卡拉地方動手術,大家更擔心起來。

“不開刀的話,血積在耳朵裡,病人可能會耳聾,這還是小事,萬一碎骨磨擦到腦,就太遲了。”那猥瑣醫生說。
猶豫不決,要得到成龍爸爸的許可,醫生才能進行,怎麼辦?怎麼辦?開刀的話,一點信心也沒有,手術動得不好那不是更糟

長途電話來了,現在搬成龍去別的地方已來不及,由巴黎的國際健康組織介紹了南斯拉夫最出名的彼得遜醫生開刀,必定沒錯。
“我們要由彼得遜醫生動手術!”大家激動地喊,“快請彼得遜醫生來,彼得遜醫生到底在哪裡?怎麼找得到他?”
其貌不揚的猥瑣老頭微笑地對我們道:“別緊張,我就是彼得遜醫生。”

成龍的父親在證書上簽了字。
彼得遜醫生安慰道:“請不用擔心,這個手術說起來比碎了手骨腳骨更簡單,問題是動在腦部,你們以為更嚴重罷了。”
說完,他把煙蒂摁熄,帶領了一群麻醉師、護士和兩個助理醫生走入手術室。

一個鐘頭,過得像爬著般地慢,開這麼久的刀,醫生還說不嚴重。
手術室外有個小房間,幾名輔助護士在等待,有必要用到她們才進去。南斯拉夫人都是大煙蟲,這幾名女人大抽特抽,弄得整個小房間煙霧朦朧。
門打開,彼得遜醫生走出來。

我們以為手術已完成,想上前去詢問,豈知他向我們做一個等一下的手勢,向護士們討了一根煙,點火後猛吸不停,抽完後才又回手術室去。
天哪!天下哪有這樣的醫生,要不是說他是名醫,我們早就嚇破了膽。

好歹再過了一小時,整隊醫務人員才走出來。
“情況怎樣,醫生?”陳自強問。
彼得遜搖搖頭,大家都嚇呆了。

“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樣的一個病人。”彼得遜點了煙說道,“從他進院,照X光到動手術,血壓保持一定,沒有降過,真是超人,真是超人。”
“危險期度過了嗎?”陳自強大聲地問。
“度過。不過要觀察一個時候,看有沒有後遺症。”
大家都松了一口氣。

彼得遜又猛吸煙:“你們在這裡也沒用。回去吧,病人要明天才醒。不用擔心,包管他十天以後像新的一樣。”
護士把成龍推出來,我們看到他安詳地睡著,像個嬰兒。

病房是六個人一間的,環境實在太惡劣,陳自強吵著要換單人房,出多少錢也不要緊。
彼得遜又搖頭擺首:“緊急病房大家共用,不是為錢,為的是人道主義。”
彼得遜嘴是那麼講,但是第二天終於把成龍換到一個兩個人的房間。

裡面什麼急救機器都齊全,以防萬一,我們看這個情形,也不能再要求成龍住一間私家病房了。
護士們一面抽煙,一面嘖嘖稱奇,我們去看成龍的時候,她們說:“這位病人醒來還能吃早餐,而且胃口來得奇好,普通人現在只吐黃水。”

這一天,醫生只讓我們幾個人看他,進入病房時要穿上特別的袍子,見成龍躺在床上,他爸爸又去親他。他與我們握手,沒有多說話,昏昏地入睡。
第三天,他開始頭痛,這是必然的現象,醫生說完,叫護士為他打止痛針。
每一次打針,成龍都感到比頭痛更辛苦,這個人什麼都能換,就是討厭打針。

有八個護士輪流地照顧著他,其中有一個特別溫柔,打起針來也是她打得最不痛。可惜這個護士很醜。她有一個大鼻子,可能是這一點與成龍能夠認同。

已經可以說笑話了,成龍說都不辛苦,最難受的是醒來的時候,發現有兩根管子,一根插入尿道,另一在後面,動一動就痛得死去活來。後來不用,拔出來時更是殺豬一般的慘。

阿倫來看他,護士叫他在外面等,阿倫一邊等一邊吹口哨,是戲裡兩人建立感情的友誼之歌“朋友”。成龍在裡面聽到,便跟著把歌哼出來。

香港方面起初以為這是小傷,因為傳說成龍已經能夠又唱歌又跳舞了,這是錯誤的消息,因為當時醫生還不知他治好之後會不會變成白癡。

過了一星期,彼得遜見他恢復得快,便為他拆了線,是分兩次進行,先拆一半,停一天,才再拆一半。縫了多少針,大家都不敢問。
“可以出院了。”彼得遜說,“相信酒店環境比這裡更好。”

傷了這麼久才發消息,是因為不想驚動成龍在澳洲的老母親。
我們三星期後繼續拍攝,不影響戲的品質,上次失敗的鏡頭,還要來過。
成龍說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註冊

x

評分

參與人數 1PK幣 +120 魅力 +120 收起 理由
阿平 + 120 + 120 精品文章

查看全部評分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鬱悶
    2019-8-4 16:33
  • 簽到天數: 8 天

    [LV.3]電影迷II

    3

    主題

    39

    帖子

    1萬

    PK幣

    4K 協理

    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    積分
    48217
    發表於 2021-9-12 19:52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    這實在是一直以來覺得最驚悚的一次拍攝意外了,尤其又在那個年代那樣的國家!能夠順利康復實在是不可思議!
    龍兄虎弟也是我自小第一部印象最深刻的成龍電影了! 當時是在無線三台週六電影看的!劇情總是緊張刺激唯有廣告時間稍微喘息一下!實在是回憶呀!!!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聯絡我們|手機版|小黑屋|i-PK 電影情報局   

    GMT+8, 2021-9-26 00:35 , Processed in 0.086077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